TED演讲 |听说关于癌症我们又有“黑科技”了?

2018-05-12

正文



手术,化疗和放射治疗是最有名的癌症治疗方法。在TEDMED,Bill Doyle提出了一种新的方法,称为肿瘤治疗领域,其使用电场来中断癌细胞分裂,尽管该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并且只被批准用于某些类型的癌症,不过该治疗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好处:提高生活质量。


文章来源TED:指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在英语中的缩写,即技术、娱乐、设计,是美国的一家私有非营利机构,该机构以它组织的TED大会著称,这个会议的宗旨是“值得传播的创意”。


这个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会接触到癌症,有的是本人不幸患病,有的是亲人、同事或者朋友得了癌症。一旦生命中接触到了癌症,我们很快就能了解到,治疗癌症的三种常见治疗手段是:手术、放疗和化疗。一旦到了选择治疗手段的时候,我们就能看到各种治疗手段的优劣之处。


肿瘤治疗电场这项技术的发明人是以色列理工学院的荣誉教授尤兰姆・帕耳提教授(以色列理工学院生理和生物物理学荣誉教授)。他们利用低强度电场来治疗癌症。要理解肿瘤治疗电场的工作原理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电场。




◆ ◆ ◆

什么是电场


首先澄清几个常见误区。电场,并不是流经身体组织的电流;其次,电场不是电离辐射,比如X光或者质子光束,它们能攻击细胞组织来扰乱DNA ;第三,电场也不是磁力,电场是一种力场。


从电学的角度我们可以把肿瘤想象成一个小型的“空间站”,在这个“空间站”里遗传物质染色体位于细胞核内、外,细胞分裂需要特殊蛋白质,这些特殊的蛋白质携带了大量电荷。细胞分裂前期细胞核分裂,特殊蛋白质物质经过排序从而能够端点相连形成链条,这些链条会进一步连接遗传物质,然后将这些遗传物质从一个细胞拉进两个细胞里,这就是一个癌细胞分裂生两个,两个癌细胞再变成四个,最后变成无限增长的肿瘤。



经处理后的电场利用电场生成器的外置传感器来人工制造电场,作用于那个“空间站”,当细胞“空间站”位于电场内时,电场就能作用于链条,使其失去把遗传物质拖放到子细胞的必要条件,我们就能看到细胞尝试数小时进行分裂,最后它们要么进入所谓的细胞自杀(一种程序化的细胞死亡),或者最后形成非正常的子细胞,一旦分裂后细胞就死亡。


链条的正常形成对每一种细胞的分裂繁殖是一个必要的条件,我们已经把肿瘤治疗电场在实验室中应用于20种不同的癌细胞,实验结果表明全部有效,重要的是肿瘤治疗电场对于正常不分裂的细胞没有影响


◆ ◆ ◆

关于Novocure


十年前尤兰姆・帕耳提教授医生创立一个公司叫Novocure(一家国际肿瘤公司,在美国、欧洲和亚洲拥有450多名员工和业务,主要是研发治疗肿瘤的新技术。),致力于把这个发现变成临床实用的疗法。那时Novocure开发了两个系统,一个针对头部的肿瘤,另一个是针对躯干上的肿瘤。针对的第一个癌症是致命的脑癌GBM(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点击链接了解更多关于胶质母细胞瘤的资讯☞夺走罗子君妈妈的癌症,却在现实中被前美国总统候选人打败了),在美国每年有将近一万人受此病折磨。患上脑癌如同被判死刑,不足百分之五的患者能够存活到五年,大多数病人接受了最好的治疗后也只能撑过一年多一点,首次接受治疗后仅仅约是七个月,癌症就会复发继续扩大。


Novocure进行了第一阶段的三个随机试验,病人都是GBM(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复发,他们都曾接受过手术,高强度的头部放疗和一线化疗,然而这些都失败了,肿瘤复发。我们把病人分成两组,第一组接受二线化疗,对比完全不接受治疗的病人,能够延长一倍存活寿命。第二组只接受肿瘤治疗电场的治疗。在这个实验中我们看到两组-放疗组和肿瘤治疗电场治疗组-存活寿命是一样的,但重要的是,接受肿瘤治疗电场的对照组没有遭受任何化疗的副作用,没有疼痛,没有感染,没有恶心或腹泻、便秘、疲劳这些可能的症状。



罗伯特・狄尔邦迪是著名瑞士自行车赛冠军,他曾在莫斯科四千米竞赛中获得金牌。五年前,罗伯特被诊断为GBM(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他接受了标准疗法,实施了手术,接受了高强度的放疗,也接受了一线化疗,治疗后一年肿瘤复发。


当时医生告诉他只有三个多月的寿命了,于是他加入了我们的试验。



你可以看到一位技术人员正把绷带模样的东西放上去,病人会自己学习操作,这样一来,病人就可以正常进行日程活动,没有疲乏症状,没有chemo head症状(记忆力减退,思维能力下降等),感觉不到装置,不需要电脑或电子设备。治疗可以在家中持续进行,不必不停或者时不时地往医院跑


不过这个治疗得花上不少时间才能起效,这是个医疗设备,打开时才工作。从罗伯特身上可以看到,第六个月肿瘤就有了变化,开始缩小不过还在那儿。12月的时候可以说只有周边还有一些残余,大部分是消失了。现在是罗伯特被确诊为GBM(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后的第五年他仍然活着!更重要的是,他很健康,还在工作。



Novocure对肺癌也有效,这是第二目标。在瑞士进行的第二期临床试验也是针对复发患者--病人都曾接受过标准治疗而癌症又复发了。


在实验室里,我们观察到了很多化疗和肿瘤处理场的协同增进效果,这些试验正在哈佛医学院进行,来挑选出最优组合,最大化效果,我们也相信肿瘤治疗电场能和放疗协调工作从而阻断肿瘤的自我修复机制。


本文由美联医邦Medebound原创,欢迎转发,未经美联医邦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部分美联医邦美国名医真实案例

中国还原体肌病患儿获美国专家免费5+小时多学科会诊、免费食宿,感恩遇见美国最高政府卫生研究院

膀胱癌患者通过视频会诊中美两国三地联线哈佛名医,寻求治疗方案及临床试验建议

☞波士顿儿童医院专家治疗五岁脑积水患儿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视频为白血病患者提出治愈性方案 

 微信公众号:medebound


   


   

   

   

联系我们

纽约
West 42 24th Street 2nd Floor, New York
(美)+1 17182138508
(中) +86 400-052-1655
support@medebound.com

美联医邦

400-052-1655
© Copyright Medebound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17512号
热线:400-052-1655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