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案例

中美专家多学科会诊抢救“突发2小时昏迷”危重患者


发布日期:2018-11-08




北京时间2018年6月12日12:30-13:00,Medebound美联医邦邀请美国纽约长老会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孙宇政教授、国内ICU专家、国内麻醉科ECMO专家,同患者ICU主治医生及患者家属,为一位“突发昏迷2小时”的54岁男性患者进行多学科会诊。 


   

--ICU患者主管医生:我还想问一个问题。这个亚低温治疗现在已经是在72小时,这个时候我们还需要把他温度进一步控制在34-36度之间吗?

--国内ICU专家:这样来理解吧,大脑其实现阶段的治疗温度低一点总比温度高一点希望要大一点。体温升到37-38度对患者更不好。

--美国神经内科专家孙宇政教授:对。

--国内ICU专家:既然我们要治疗,现在也不需要那么低,我想35度是比较安全的温度,是非常安全的。

--中国麻醉科ECMO专家:脑保护一般是前三天有用,后边其实价值不大。后边需要恢复到正常体温以评估患者大脑功能。

--美国神经内科专家孙宇政教授:对,脑保护72小时内是最有用的。评估的时候要把温度升到36度以上。


这是发生在跨越空间、跨越时间、跨越多学科的医学专家的一席对话。


北京时间2018年6月12日12:30-13:00,Medebound美联医邦邀请美国纽约长老会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孙宇政教授中国ICU专家中国麻醉科体外膜肺氧合(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ECMO)专家,同患者ICU主治医生及患者家属,为一位“突发昏迷2小时”的54岁男性患者进行多学科会诊(Multi-Disciplinary Team。MDT)


◆ ◆ ◆

患者诊疗记录


  • 6月8日

7点30分,患者家属发现患者晕倒在地,呼之不应。面部及口唇紫绀,无肢体抽搐、大小便失禁,家属紧急行心肺复苏处理,患者紫绀有所缓解,但仍神志不清。后经过一系列心肺复苏抢救、球囊辅助通气,心电图检查提示心室停搏,瞳孔已散大。最后进行ECMO、LABP、CRRT、呼吸机、血管活性药物等器官支持治疗。


  • 6月12日

现患者生命体征不稳定,呈昏迷状态无自主呼吸,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通气,双侧瞳孔直径约4-5mm对光反射消失



看着躺在ICU里的患者,眼睛紧闭,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表情,患者家属感到莫名无助。于是他们将目光投向Medebound美联医邦,投向美国先进医疗前沿技术,寻求美国名医的意见。


6月10日患者家属向Medebound美联医邦发出视频会诊的请求,以协助评估患者病情,向美国医生寻求更好的治疗建议。


Medebound美联医邦从接到患者家属的请求,到成功组织中美相关专家的多学科视频会诊,只用了短短的2天时间。在这短短的两天时间内,所做的工作包括选择、预约中美专家,收集、整理、翻译病例,安排组织视频会诊等等事情。最终由美国神经内科顶级专家、国内ICU专家、国内麻醉科ECMO专家组成MDT团队(多学科会诊团队),于6月12日在成都、深圳、美国纽约三地开展了远程联合会诊。

◆ ◆ ◆

视频会诊节选


--美国神经内科专家孙宇政教授:病人整个情况我已经了解了,病人的情况是比较严重的。因为,晕倒时心脏停止跳动,后脑没有供血,导致脑严重缺氧,时间长了后会导致不可逆的大脑损伤。我现在看患者的大致情况是:不能自主呼吸,瞳孔是散大的,没有对光反射,延髓的反射可能都没有,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所以,现在我们讲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可逆性的,就是还没有正式的脑死亡,使我们能够还有可能性做一些脑的康复。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缺氧缺血的时间太长了,导致大脑延髓细胞死亡,这是不可逆性的。怎么来诊断脑死亡?主要依据三个要求来诊断,1. 大脑功能没有了;2. 延髓所有的神经反射全没有了;3. 呼吸功能丧失。如果这三个都已经被证实了的话,那就证明患者的大脑已经完全死亡了。


--国内ICU专家:针对这个病人目前的情况,我谈下我的想法。……在我们没有准确判断他脑死亡情况的时候呢,那么我们有关他的治疗还要再继续。继续现在治疗,我想包括几个方面,1. 大脑需要以亚低温治疗为主,确实要保证他这个大脑的温度不要高了,全身的温度也不要高了,因为现在有CRRT、ECMO,希望把这个温度控制在35度到36度之间。


--美国神经内科专家孙宇政教授:对,治疗脑损伤的温度是35-36度。



--美国神经内科专家孙宇政教授:好的。刚刚那个ICU专家讲得非常全面,而且他们现在用的方法也是根据病人的要求,现在还在为他的生命在维持。到最后,ICU专家的想法和我的想法都是差不多的。他的心脏功能脑的功能,恢复的可能性,存活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的,所以脑复苏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的。现在,正像ICU专家说的,如果是病人的家属要延长病人存活的时间,由家属来决定,最后家属还是要做个判断的,是不是脑死亡,需要医院根据脑死亡的标准来做这个鉴定。所以我现在听了情况就是说,现在家属可能还是希望有一些奇迹的发生,可能还要过两天以后再来做决定,到底是不是来最后鉴定脑和心脏的情况。脑死亡的话,我相信他们医院完全很清楚脑死亡的标准。根据现在我看到的情况和他传过来的资料,患者恢复的可能性很小很小。这是我的看法。现在你要再延迟几天是可以的,因为医院也根据你们家属的情况全力以赴,但过了几天以后,家属肯定是要来做个决定是不是一直延迟下去,这个生命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到那个时候再来做脑死亡的鉴定。


--国内ICU专家:就目前情况看来,心脏情况完全都不跳,那实际上你想支持很久也支持不了很久。


--美国神经内科专家孙宇政教授:支持不了很久。


--国内ICU专家:因为很快就会长血栓的。所以这也是比较难的一件事。


--美国神经内科专家孙宇政教授:心脏如果都不跳的话,那脑的生存的可能性就更没有了。



多学科诊疗模式(multi-disciplinary Team,MDT)是现代国际医疗领域广为推崇的领先诊疗模式。MDT在打破学科之间壁垒的同时,可以有效推进学科建设,利用现有治疗手段为病人选择最合适的治疗方案,起着明诊断、细方案的重要作用。


MDT最早起源于上世纪90年代美国。在美国,一些重要的肿瘤治疗中心均建立了MDT治疗工作制度。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发布的肿瘤诊断指南,即是MDT模式讨论后得出的诊疗规范。


在欧洲,像法国、英国、德国等医疗中心相对集中的国家,MDT模式已经成为医院医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国家强制实行。


MDT在我国推行的时间其实也不算短,但是开展地并不理想,没有在医生诊疗活动中形成常态。Medebound美联医邦此次促成中美多学科领域专家会诊,组织美国顶级名医及国内专家进行多学科会诊,进行思维的碰撞,全面分析患者病情,为患者提供最佳治疗方案,让家属安心。


孙宇政 Dexter Sun  医学博士,康奈尔大学医学院神经内科正教授、纽约长老会医院神经内科主任


孙宇政教授1982年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获得分子神经学博士学位、医学博士学位。孙教授在康奈尔大学完成神经科临床住院医生培训,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获得神经专科医生培训。在纽约曼哈顿创办门诊中心,是纽约神经科名医。从2007年开始,孙宇政教授每年都被美国著名的卡思克鲁力*(Castle Connolly)评为“美国顶级医生”,名列美国杰出专业医师名册。曾被授予美国最具同情心医师奖、病人选择奖。精湛的医术毋庸置疑,病人中有很多政界人士,企业CEO、著名明星艺人等。


纽约长老会医院



纽约长老会医院是纽约最大的医院,也是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两所美国著名常青藤的联合教学医院,也是全美最顶尖的医疗系统之一。该医学中心以各种研究成果闻名于世,拥有1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也是克林顿、中东王室等政要曾经诊治的医院。在 U.S. News & World Report 对全美近 5,000 家医院的排名评选中,纽约长老会医院在纽约三州地区最佳医院中排名第一 。


微信图片_20180312123734.jpg


   

   

肺癌
乳腺癌

400-052-1655